赤赤赤

坑品不太好的大洁癖,小心关注

关于伤疤的一些联想,因为能力有限,所以非常快速地记录了下来。

迫切想吃一口大哥带小毛头口味的红组,饥寒交迫…

这一周画的破画,深井冰预警@

悄咪咪混更一条戒谭

从前有一条枯河,那里生灵涂炭,野鬼丛生。

后来有神挥手填了它。当时水层层漫出,野鬼触之即死,生灵入之即迷。它的水波能震碎魂魄,它生的雾永不消散。

雾积了千年,划开了一道界限。河叫三途河,从此河的这一头叫阴界,那一头叫阳界。有的活人来了,回去传着阴间的故事;有的活人没回去,尸骨散在河里,成了河岸边的花,永远无法进入轮回。

再说一个鬼,枯河里生。开荒祖抓去塑了身,万世镜里面定了魂,十八道金杵一封就是三千年。
镜裂了,鬼也跑了。跑到阳界作恶多端,最后被道士斩了左手臂,赶回阴界重新投胎。

后来它在阳界活了一世,活完之后就疯了。只身游过三途河,阴阳两界来回闹,一闹又是一百年。

最后它累了,泡在那条不会流动的死河里荡,时不时去扒摆渡船的船沿。
一扒就忘了岁月。

一块语言暴力的红色小积木,看看会不会糊x

我发现我真的写不来文,可是手头坑又那么多,呜呜呜嘤。

重新改了改旧文,开始填坑。
那个,我是…那个谁x